旼勳 16

(CR 百度旼勳吧

喔齁齁我又出現了,, 先來更一下旼勳的部分,,

最近有在想要怎麼以斗龍回歸呢..

話說之前寫過的斗龍短篇似乎都被我不知道丟到哪去了=ˇ=

有人想看嗎哇哈哈~~~

///

 

FoUrTh

我印象中我們大概睡了五六小時吧,在我起床的時候鎰勳不見了,
而我身上多了一件毛毯,枕頭旁有一張小卡片,
上面細膩的字跡寫道:找昌燮哥,起床後來這個地址找我,鎰勳。
跑去找李昌燮啦,有這麼急嗎真是..

反正一個人晾在家也很無聊,不如去找鎰勳玩去,
我起身,正想找衣服穿的時候發現桌上已經準備好了衣服,
藍黑色的T恤加紫色漆皮褲,蠻會搭的這小子..

換上鎰勳替我準備好的衣服,
我提起床旁貼了一個便利貼的黑色側背包,
裡面放了一支手機和一個裝了錢的皮夾,
便利貼上特別提醒我一定要帶著這個包包才可以出門。

出門前檢查了一下房子的開關全部關掉後,
我穿上黑色的帆布鞋,抓起玄關櫃上的鑰匙和感應器踏出了門。
在門口攔了一台計程車往那地址去。

那裏是一個咖啡廳,客人不多卻有一種很吸引人的感覺的咖啡廳。
付好了錢我踏下車,一陣濃濃的咖啡香朝我這撲來,
正好在這個角度看見在吧檯裡的鎰勳,我提起笑走了進去。

“叮鈴”門上的裝飾品機械式的響了,
正在吧檯裡的鎰勳也機械式的抬起頭,「歡迎光..唔!旼赫哥阿!」,
「先坐一下,我等等就好了。」指了指靠窗的座位,
鎰勳示意要我坐過去,但那桌不是已經有坐人了嗎..

管他三七二十一,反正鎰勳叫我坐我坐就是了,
邁開腳步向那裏過去,發現那全部四個人都在看我阿這 !!
不過走近才看到,一個是李昌燮一個是任炫植,
另外那兩個阿..一個看起來呆呆的,另一個娃娃臉的卻有一種..腹黑的感覺?
不過至少看起來很年輕就是了..

「你們好阿!」拉開椅子坐下後我向李昌燮他們打了招呼,
任炫植是很尷尬,但李昌燮笑得很開心得跟我打招呼,
我移了移位子,到李昌燮旁邊問道「對面的兩位是..?」

「喔!我給你們介紹下。」鎰勳端著咖啡走往了我們這桌,
在每個人面前放下一杯咖啡,最後放下的是我的,但我真的不太喜歡喝咖啡,
苦苦的味道真的..讓人受不了。

「鎰勳阿..我不..」有點不好意思的想婉拒這杯咖啡,
但鎰勳衝我笑了笑後說道,「不喜歡喝苦苦的東西,對吧旼赫哥?」
「這不會苦,是Milk Over Coffee」輕啜一口才發現,
雖然牛奶的成分遠遠高過咖啡,卻不會搶過咖啡的香味。

李昌燮皺了皺眉,「鄭鎰勳你偏心阿!我也要喝Milk Over Coffee!」
「哥你一下要Latte一下要Milk Over Coffee!都快昏了我!」鎰勳佯裝生氣的撒嬌反擊,
不料這時李昌燮使出了絕招..

「老公你看鄭鎰勳啦!」整隻掛在任炫植身上撒嬌,任炫植依舊尷尬,
而那兩個本來默不作聲的人也笑了出來,
腹黑娃娃臉笑的聲音還真是獨特,表情也特豪邁阿..

我也賞臉的笑了出來,「對了鎰勳,不是要給我介紹嗎?」
「喔對,我來介紹一下吧!」請了一個工讀生把托盤收走後鎰勳也拉開椅子坐下,
指指腹黑娃娃臉道「他是陸星材,年紀最小的孩子。」
講前一句是還笑著的鎰勳下一秒瞬間變臉,「但總是欺負我們..」
阿阿,不愧是腹黑..

「欸哥!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阿!」陸星材皺起眉頭反擊,
旁邊的呆小孩說話了,「星材阿,鎰勳說的是四四..」恩?四四?
鎰勳吐了吐舌,「東根哥,是“事實”不是“四四”啦..」
「喔..是、是嗎?////」那個東根哥紅著臉低下頭,揪緊了星材的衣服。

陸星材寵溺的笑了笑後偷香了一口,兩人是這種關係嗎..?
「他是東根哥申東根,英文名字叫Peniel!在芝加哥長大的喔!」鎰勳拍了星材頭後說道,
國外長大的阿,難怪韓文說的不太標準..

「尼、尼好..我是Peniel..」眨了眨眼睛向我打了招呼,
唉咕真的好可愛阿~~

陸星材似乎看清了我的想法,瞪了我一眼後把Peniel帽T的帽子戴了上去,
「星材阿..這樣好熱..」Peniel把帽子給拿下來,無辜的看著星材,
無奈陸星材是老小,用更無辜的表情看著Peneil,Peniel終究把帽子戴了回去..

Peniel戴上帽子後陸星材用一付「我贏了」的表情看著我,
嘖嘖,這小子要死了真是..

FiFtH

在喝咖啡的時候才知道,這間店是李昌燮的,
正確來說,應該是任炫植怕李昌燮無聊才買下店面讓他開的,
而鎰勳就是在這裡認識大夥的。

故事是這樣的..

還是高中生的鎰勳正缺乏打工機會時這家店碰巧剛開幕,
鎰勳應徵成功,成為這裡的第二位工讀生,
第一位當然就是那個聒噪腹黑但其實某些方面蠻可愛的陸星材啦~

然後是PENIEL,
這家店的常客,三不五時都跑來這家店喝喝咖啡混過一下午,
不過理由跟陸星材百分之百脫離不了關係。

再講講陸星材,其實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腹黑狂,
老愛對PENIEL動手動腳上下其手,
然後看到PENIEL害羞的樣子又笑到嘴都掛到耳朵上去了一樣,
腹黑無敵阿..

最後是李昌燮,這家店的主人,
在美國待過一陣子,也是在那裡遇到任炫植的,
因為任炫植的公差結束才回到韓國。

不過,這一段時間下來,關於我的過去,他們完全隻字不提,
似乎再隱瞞些什麼一樣..

是陸星材帶著PENIEL先行離開的,說要去約會,
任炫植也準備到公司上班,
李昌燮代替本來應該站在吧檯的鎰勳,他要鎰勳陪我,
照他的說法是「人家難得來應該要好好招待」

鎰勳就這樣被半推半就的推向我,
手上還被塞了一個裝了兩份蛋糕和兩杯還冒著煙的咖啡的托盤尷尬的在我對面坐下。

「旼赫哥先吃點東西吧,照理來說你應該沒有吃早餐吧。」
鎰勳把一塊蛋糕推向我,滿滿的巧克力鮮奶油和點綴的穀物幾乎淹沒了蛋糕,
我想皺起眉頭卻沒辦法,反而是拉開了笑容,「你做的?」我問,
「嗯,不喜歡嗎?」似乎是感受到我眼神的飄忽不已,鎰勳如是說

我搖搖頭,「沒有阿,只是很訝異你居然會做蛋糕。」我笑,
「哥真壞阿。」鎰勳抽了抽嘴角,拿起自己的蛋糕大力的插起了一塊,
蛋糕迅速支離破碎,動作一氣呵成。

如果蛋糕是鎰勳自己做的估計不會這麼暴力,那麼這塊可憐的蛋糕應該是陸星材做的。

「小鬼。」我笑著看著鎰勳幼稚的作為,同時也不忘拿起蛋糕上的杏仁片吃了起來,
本能的用牙齒把小小的杏仁片從前端開始咬碎,
把杏仁片咬成小小的碎片再吃下去才是人間美味啊 ~

「噗..」對面的鎰勳突然小小聲的笑了出來,
剛好吞掉最後一片杏仁片我抬起頭來,發現他笑的對象居然是我,
我皺皺眉,「你笑屁呀你。」

作勢要上前打他他才停止笑,「呵呵呵呵呵..好啦不要打我啦哥..」
「先告訴我你笑什麼?」我把手撐在下巴,竭盡所能的控制想要揍他個兩拳的慾望,
鎰勳先是撇了撇嘴然後才說出重點

「哥這樣很像松鼠很可愛啊~」咧開嘴笑了起來,
我本能反應的揉亂了鎰勳栗色的頭髮,
想當然爾惹來鎰勳不滿的碎念,「唔哥你講就講不要手來腳來我頭髮弄很久..」

看著他碎碎念的樣子我忍不住脫口而出「鎰勳也很可愛啊!」,
然後接下來就看到面前原本正在mur mur的小動物嘴巴張的大大的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看著我。

「怎、怎麼了?」我有點嚇到,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鎰勳先愣了兩下,然後眨了眨眼睛,「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說完之後急急忙忙的捧起咖啡喝了一口,
結果因為太急而燙到自己,吐出舌頭像隻小狗一樣急著散熱,
還一直大叫昌燮哥快給我冰水,呵呵,真的好可愛。

李昌燮火急火燎的端來冰水後巴了鎰勳的頭一下,「我說你你你,搞神馬啊!」
「店裡的客人被你嚇跑一半了真是= =」滿頭黑線,
喝光水的鎰勳無辜的看了他一眼,「別跟我裝無辜,你這個店裡的品嘗員可不能弄傷舌頭,」
遞出另一杯開水,「你要受傷了店裡怎麼辦,哥不罵你,是告訴你...」

看著鎰勳和李昌燮的互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礙眼,
他們講到一半,我便站了起來,「我先走了。」
「欸?這麼早..」鎰勳也站了起來,揪住我的袖子眨眨眼睛道,
李昌燮也站了起來,「是啊,現在還沒正忙呢,再坐一下啊。」

「不了,我想回家整理環境。」隨便掰了個理由,
我總不能跟他們說因為我看不慣他倆互動吧,扯起個自認陽光的微笑拿起包包要走,
「喔,好吧..哥要小心喔。」鎰勳鬆開了我的袖子,
把我送到門口的時候又叮嚀我要吃午飯不可以空著肚子只顧打掃,
對於鎰勳貼心的舉動我感到好溫暖,但是還多了熟悉的感覺,

我們是朋友嘛,互相關心是正常的。

對吧。

SiXtH

呼吸困難。

「哥、哥.....」那是誰?

「不要離開我.....」你到底是誰,好、好難受..

「...在這裏..」快碰到了,抓住我的手啊!

回應的是一片黑暗。

「年輕人、年輕人,到羅!」前座的司機大叔拍了拍我,瞬間驚醒了,
抓了抓頭,掏出錢包拿了三千塊給了司機,
尷尬的下了車,邁步走向李昌燮的咖啡店"Second Cofession"。

“叮鈴”推開玻璃門,又看見那個熟悉的側臉,
「鎰勳阿!」鎰勳放下洗好的咖啡杯,投以我一個微笑,「哥今天也很早呢,先來幫我洗一下杯子吧~」

是沒錯,這幾天我的平常作息不乏為起床,刷牙洗臉,吃完鎰勳出門前替我準備的早餐,
然後就搭車來到這裏,
幫鎰勳(正確一點講是幫李昌燮)收收盤子阿洗洗杯子阿送送餐點阿等等,
不過我最常做的事,大概就是坐在吧台發呆,順便欣賞鎰勳工作時認真的臉。

哎咕那真是敲可愛的阿 ~

替咖啡雕花的時候,眼睛都會瞪得大大的手偶爾還會發抖,
完成的時候眯起眼睛吐一口氣,看自己完成的作品還會拉出一個會心的微笑。

不過這,似乎都不是目前為止最重要的重點。
這是發生在前幾天的事..

大概是傍晚時分,客人已經漸漸變少的時刻。
一樣是在吧台,一樣是我和鎰勳,不過多了個一直瞪著我的李昌燮。

「李旼赫。」站在那手插腰瞪著我許久的李昌燮終於開口。
「幹嘛?」我捧著咖啡看著鎰勳洗碗,沒什麼鳥他,
我可以感覺得的李昌燮吞了口口水,很努力的壓下想打我的衝動。

「你每天來這裏幫忙卻沒領工資,不覺得不對嗎?」
「還好阿。」
「不過你幹的事大概比陸星材那小子還多,他還領六十萬圜的薪水呢!」
「我不缺錢阿。」
「那你有想過你沒錢的時候該怎麼辦嗎?」
「沒有。」
「Sh....你可以再那個一點。」
「哪個?」
「呀,我說你是哪條神經不對!你該給我找工作了!」徹底大吼。

照當天晚上鎰勳的說法,是他自己要我去找工作的,
雖然說我的戶頭裏有些存款而且已經有房子了,但是這樣還是不好,

「找份工作安安份份的做了不是更好嗎?哥。」

基於鎰勳那句撒嬌的哥,我還是無奈的去找了份工作,
一方面想兼顧鎰勳的要求,還有可以去咖啡店看鎰勳,
我特地找了"晚上的工作"。
—弘大夜店的樂團主唱。

去面試的時候,那裏的老闆要我試唱個兩句來聽,
我就選了HUTA的"很幼稚卻美好的情歌",我本來就對自己聲音很有自信的,
所以當然二話不說選我當了主唱,
然後今天,就是我正式演出的日子了。

等到Second Cofession關店的時候還不到我上班的時間,
我交代李昌燮地址和時間要他帶著陸星材等人來後就和鎰勳一起回家,
「哥你都不緊張阿?」在等車的時候鎰勳這麼問,
我聳了聳肩,「緊張當然阿,只是程度大小而已,像我這麼優秀,哈哈哈哈!」
鎰勳用手肘點了點我,「哥可別太有自信,我等著看你出糗!」
「好好好,等你捕捉鏡頭阿~」我捏了捏鎰勳的臉頰,笑笑的上了車。

晚上。弘大夜店INSANE

我率先走進了INSANE,那個叫做徐恩光的老闆迅速出來"迎接"我,
「旼赫xi很準時呢~那麼先到裏面的更衣室換衣服吧,你的搭擋都還沒來。」
指了指吧台後的小房間,我點點頭後便向那裏去。

推開門,不意外看到的是像山一樣堆起來的衣服,但提供我們穿的則是吊在每個隔間門外頭的黑色皮衣,
裏面的造型師是個女孩,看到我進來,向我點了點頭,「是主唱旼赫xi嗎?」
她拿起表單看了看,轉身問我,「阿,是的。」
「這套是你的衣服,換好之後再來化妝吧!」遞給我一套黑色的皮衣,沖我笑了笑,

「好的。」
剛剛眇了那女孩胸前的名牌一眼,原來叫做金藝媛阿..


SeVeNtH

換好衣服,她笑笑的要我坐下來化妝,
在她幫我上粉撲的時候我知道了她和我是同學校的,
「那麼照年紀,旼赫xi還是學長呢!」她笑。
「唉咕還真的,不禁要感嘆歲月的飛逝啊~~」我故作憂愁狀。

其實我們還滿合得來的嘛!

化完妝大概是鎰勳他們要來的時候,我便拉著藝媛到外面,
一出化妝間就看見李昌燮正到處亂晃,
「呀李昌燮,你在幹嘛?」我推了他肩膀一把,反正都混熟了。

不免俗的看見那肩膀顫抖著,轉過來的時候還帶著冷笑,
「混小子你真不怕死..呃這位是?」似乎瞥見了藝媛,李昌燮挑了挑眉,
「我們的化妝師,居然跟我同校~」我搭上李昌燮的肩膀,
不巧任炫植剛好走來,把我的手“輕輕”的移了下去,「妳好。」
送了個笑容給藝媛後便把李昌燮拉走了。

次奧這手勁也太大了,我手還留了一圈紅印啊TUTTTTT

我邊甩著手邊領著藝媛邊走到了他們那桌,
鎰勳第一個發現我,笑著對我走來「旼赫哥~你好帥喔~」異常興奮這小子..

「欸松鼠。」陸星材牽著依然穿著帽T的PENIEL走來,
他剛剛叫我什麼?松鼠!?「兔崽子你說什麼= =+」青筋都不知道爆幾條了。
「後面那個人是誰?」星材指指站在那裡被我冷落的藝媛,
我趕緊去拉她過來「喔喔她是我的化妝師,居然和我同校畢業的耶!」
藝媛笑笑的看著那群人,「我是金藝媛,你們好(^_^)」

李昌燮先來打了聲招呼後看了看錶,說表演要開始了叫我快回去,
看在任炫植的份上我迅速的回了休息室。

~這裡是休息室~

「這幾位是你的搭擋,你們互相認識一下吧!」藝媛把剛化完妝的男生推向我這個方向,
其中一個紫色頭髮、眼睛很大的男生先伸出手示好,
我握上他手的同時他說道「你好喔旼赫哥,我是負責鍵盤的李燦熺~」

這位親辜毫不避諱的叫我哥,我有這麼老顏嗎真是..

旁邊粉色頭髮的男生走來,「我是李秉喬,貝斯手。」我握上他的手「主唱李旼赫。」
「我是崔準烘,彈吉他的o(^_^)o」金色頭髮的高個子微蹲著說,
然後指指另一個金色頭髮的男生「後面那個是永才,是打鼓的喔~」
「總共四個團員,以後要好好合作喔!」藝媛把永才拉了來,喊了聲加油後就要準備上台了。

整理整理服裝,準烘背好吉他後我們便到後台等候,
我偷偷從布幕的隙縫看向外面,喔天啊人也太多了吧@_@
這至少都有破千個人,不愧是大規模的夜店INSANE..

「喬喬..人好多TUTTTT」燦?捉住秉喬的手,欲哭的看著那一坨人。
本來就歡聲雷動的人群隨著主持人上台又更加燥動,
我們跟著藝媛的指示到樓下的伸降舞台就定位,

「今天是我們INSANE最重要的一刻,就是我們的專屬樂團第一次公演!」主持人激烈的說著,
觀眾們也開始鼓舞,歡呼聲越來越大,
我感覺到我心臟強烈的跳動著,這場表演,一定要成功!

「歡迎我們的樂團,K-World!」主持人退場,伸降舞台也開始向上移動,

音樂響起,舞台也伸了一半上來,
我馬上鎖定了鎰勳的位子,卻是看到他背向著我和李昌燮不知道在說什麼,
李昌燮一看到我馬上對我揮了揮手,鎰勳回頭也用口型對我說了聲加油,
雖然只是小小的一聲加油,不過很足夠了!

“眼淚就再也沒有了,我的第二次告白..”一首歌的時間就這麼結束,

那天回去鎰勳在替我按摩的時候跟我說他變成我的粉絲了,
說我在台上超級無敵霹靂帥氣的,
老闆徐恩光也說那次的表演很成功,這幾天生意比起之前又多了幾成,
如果可以想要加開表演時間,我也爽快的答應了。

不過,卻發生了我意想不到的事..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捲子℃ 的頭像
小捲子℃

總攻大人與36位後宮的秘密花園w

小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