旼勳 14  

(CR 百度旼勳吧)

我滾回來了ㅋㅋㅋ

最近努力更旼勳的這篇,, 預計七月底完結他ˊ3ˋ

痞客的大家也要給倫家支持(踹

 

///

EiGhTh

說真的,這幾天我還真和藝媛好上了,
我們個性上行為上還有各種方面都很MATCH,徐恩光還常拿我兩來調侃,
每次藝媛就只是甜笑一下,然後又恢復原本的樣子。
我也只是笑笑,然後掐住徐恩光的手臂輕輕的扭一下罷了。

下午。

今天是加場的日子,提了包包和鎰勳交代一下時間便出了門,
踏進INSANE,整間店只有化妝間裡亮著微微的光線。

「.....」化妝間裡傳出了細碎微小的交談聲,
我輕手輕腳的接近,靠在門框旁的牆壁聽著,
「永才啊..」是藝媛的聲音,她說永才?永才也在嗎?

「我哪裡錯了,告訴我啊,我一定改。」幾近哀求,甚至略帶哭腔,怎麼回事?
「放開我金藝媛,我說過了,我和你在一起只不過是因為ZELO拜託我罷了。」
傳出了因為過度用力把手甩開而和布料磨擦的聲音。

藝媛悶哼了一聲,又抽泣了下,「我、我不相信,我..」
「關我屁事,現在給我聽好,我要和妳分手。」說完這句話的永才走出了化妝間,
我剛好撞見了他,他只是斜眼看了我一眼,
戴上和平常他戴的完全不同款式不同顏色的耳機踏出了INSANE。

我看著永才出門,皺了皺眉,沒有多想就衝進了化妝間,
不意外的看到藝媛一個人瑟縮在沙發的一角,默默的啜泣著。

我慢慢的靠近,蹲在沙發旁邊,「藝媛,妳還好嗎?」我伸出手替她順順背,
「旼赫xi..你都聽到了嗎?」藝媛紅著眼睛抬頭看著我,
我猶豫了一下,現在說我都聽到了會不會給她造成二次傷害呢..

聽藝媛說,她和永才已經在一起三年了,但是最近的他越來越疏遠她,
雖然這樣,但是藝媛看到永才還戴著她送的耳機又沒了分手的念頭,
但是今天永才把她約來INSANE,這個他們第一次見面.第一次接吻的地方,
跟她說分手。

他說,我之所以會和妳在一起,只不過是因為ZELO罷了。

準烘暗戀藝媛很久了,不過藝媛始終只看著永才,看著藝媛為了永才傷心,
於心不忍所以要永才跟她交往,只不過是這樣而已。

「..嗯..所以妳現在打算怎麼辦呢?」從旁邊的面紙盒抽出一張面紙給她,
藝媛擦了擦眼淚,「我..我也不知道..」
說著說著眼淚又要流出來了,我情急之下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把她攬進懷中,
感覺她一怔,然後又哭了起來。

我抱緊了她,給她順背安慰,「別哭了,我在這裡啊。」
看著平常那麼活潑開朗的藝媛哭成這樣,我也很心疼很難過,
劉永才這傢伙,給我走著瞧。

之後幾天,我幾乎都會把藝媛約出來,要是她一時想不開怎麼辦?
但又為了兼顧我們鎰勳,我只好把她約到Second Cofession裡面,喝喝咖啡聊聊有趣的事情,
沒過多久應該就會回復原本的模樣吧。 我這樣想。

「藝媛還好嗎?」那天我把藝媛送走後鎰勳這麼問我,
我點了點頭,「比一開始那時候好多了。」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我覺得,藝媛真的是個好女孩。就劉永才那白痴不懂欣賞。」

說到這我又忿忿不平起來,這幾天去練團或表演,劉永才連看都不看藝媛一眼,
看到我也是嗤之以鼻,然後不屑的經過我身旁,
練習的時候也故意找我的麻煩,搞得燦熺和秉憲很尷尬。

「其實哥挺喜歡藝媛這個女孩子的,這幾天跟她好上之後。」我這麼說。
鎰勳只是笑笑,「哥喜歡藝媛嗎?」他這麼問,
「這個嗎..也許吧..要是哥要追她鎰勳會幫忙嗎?」我半開玩笑的說著。

愣了幾秒,「要是哥真的喜歡藝媛,那當然啊。」把所有杯子照順序放好後鎰勳搭上我的肩膀,
「我真的,挺喜歡她的啊。」不過不知道是對妹妹的那種或是..
「那哥就好好加油吧,有什麼需要我會幫你的。」鎰勳用手肘頂頂我的,笑了笑。

雖然不知道我對藝媛那是什麼感情但..
我知道我不能放她一個人。

NiNeTh

最近幾天我頻繁的把藝媛約出來,看看電影吃吃飯什麼的,
努力的跟藝媛示好,但是她好像都沒什麼反應,好洩氣啊TUTTTTT
理所當然的我跑去和我可愛的鎰勳吐了苦水。

鎰勳拍拍我肩膀「哥你要加油,不要那麼快就洩氣了,要再努力一點。」
我欲哭的點點頭,然後在鎰勳的肩膀上蹭啊蹭,
然後弱弱的說鎰勳你可要幫哥啊哥在談戀愛上是個白癡昂~
後來鎰勳還真的幫我了。

他找了一天跟李昌燮借了Second Cofession,
我問他要幹嘛,他只叫我把藝媛約出來,兩個人都穿的美美的來這裡就夠了。

我也不疑有他,當天我打了通電話給藝媛,
跟她說穿自己最漂亮最貴的一套衣服到INSANE前等我,
接到藝媛後就直奔Second Cofession。

「旼赫xi,我們要去哪裡?」我開著車,坐在副駕的藝媛這麼問我,
今天她穿著一套粉橘色的洋裝,很可愛。搞得我都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去Second Cofession。」

照著鎰勳的指示,我把車開到店的後面,下車一看才明白鎰勳要我這麼做的含意,
下車後的路旁鋪滿了玫瑰花瓣,旁邊還點上了蠟燭,
「這是..?」藝媛看著我,水汪汪的眼睛透出一點感動一點疑惑,

我也不知道啊這!

為了避免尷尬,我只好用我自以為最別有深意的微笑的看著她.
自然的牽過她的手,進到店裡。

延伸的玫瑰花路直到精心裝飾過的吧檯才停下。

我們循著燈光坐在吧檯上,微微的亮光打在我們彼此的臉,
藝媛微微的笑,那和永才分手後再也沒有出現的美麗笑容,
我不由得心動了一下。

鋼琴聲響起。
角落的那架鋼琴椅上,坐著的人是任炫植,而李昌燮則站在旁邊唱著歌,
「事實上,你和永才分手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你了。」在琴聲的催化下,我主動向藝媛告了白。
「看你每天這麼鬱悶,我心裡也不好受,所以......」

我抓住藝媛的右手「這次讓我守護你,好嗎?」

忍不住聲淚俱下,藝媛邊說著好邊哭倒在我懷裡,我順順她的背,
向吧檯後面的鎰勳要了幾張面紙,讓她擦擦眼淚,
藝媛臉上的妝有點花了,但卻絲毫不影響她原來的美貌。

我笑著摸摸她的頭,「餓了吧,吃點東西如何?」 藝媛露出她最可愛的笑容說了聲好,
我要她坐著等我,逕自走進了廚房裡面,拿了幾樣藝媛愛吃的東西,
鎰勳隨後跟了進來「這是我第一次為了喜歡的人下廚阿鎰勳,快來幫哥。」

熟練的拿起菜刀,然後熟練的在食材上畫出一個一個切口,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鎰勳一氣呵成的動作,不下十分鐘,一道海鮮義大利麵就完成了。

「OMO,看不出來鎰勳那麼厲害阿!」我捧著義大利麵的盤子讚嘆著,
而鎰勳沒有出聲,不過拿著刀子的動作怪可怕的,我只好默默的退了出去,
音樂持續著,而藝媛則是靜靜的等著我。

熱騰騰的義大利麵放上桌,藝媛便興奮的想要快點品嘗,「哇!好香喔~」
用叉子捲起幾條麵,藝媛像個孩子一樣瞇起眼睛.腮幫子鼓起來發出驚嘆的聲音,
呵呵,真可愛。

正在我呆看著她吃麵的同時,一捲麵突然遞到我面前,碰了碰我的嘴,
「旼赫xi也吃阿~」藝媛燦笑,我呆滯的含住了叉子,把沾滿奶油的義大利麵塞進嘴裡,
奶油香迅速在我的嘴裡散開,「真好吃阿..」

後來的幾分鐘,藝媛大概就吃了三口,其餘的就一直喂我吃,
出門前就吃過東西的我本來想要婉拒,但看到藝媛的笑臉,不管多撐我都嚥了下去,

誰叫我就是這麼喜歡她呢?

TeNtH

我和藝媛就這麼開始交往了。

和平常沒有什麼不同,最大的改變就是藝媛又開始會笑了,會撒嬌了,
見到永才時也不會露出哀傷的表情,這讓我放心了許多。

我們常牽著手到處亂走,偶爾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接吻,
也照常的每天到Second Cofession約會,
點上兩杯咖啡就可以晃過一上午,下午再到INSANE上班,
事實上我們跟一般的情侶沒什麼兩樣,
但我卻覺得我比他們幸福,很多很多。

不過這幾天李昌燮對我發出嚴正抗議,
說我和藝媛都在店裡放閃,根本是欺負任炫植不在他身邊,
雖然我有點心有不滿(畢竟陸星材和PENIEL在店裡也很閃),
但為了我和藝媛的兩人世界,我還是選擇了改成每個禮拜兩天去Second Cofession,
其餘的時間就去看看電影或是去郊區兜風。
我問過藝媛會不會不適應,但她還是保持一貫的甜笑

「只要旼赫xi開心就好阿,我沒關係的~」

不愧是我的天使阿OAQ

又是一個很晴朗的星期六。
我和藝媛坐在Second Cofession離吧檯最近的桌子,桌上是兩杯Milk Over Coffee,
一如往常的談笑風聲,話題進行到“暱稱”這個部分。

「藝媛阿,你總是叫我“旼赫xi”,這樣感覺怪怪的,要不改個名稱吧!」我提議道,
畢竟我們都交往一個月了,藝媛還老是“旼赫xi.旼赫xi”的叫我,
「那..要叫你什麼呢?」歪頭,
又戳起一小塊蛋糕放入嘴裡,「想想吧..」

「叫“旼旼”怎麼樣?」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想法,感覺很熟悉的暱稱,
藝媛的眼睛裡閃過一絲亮光,「好阿好阿!那我呢那我呢?」
「那就媛媛吧,怎麼樣?」反正我男孩子都疊字了,女孩子應該沒什麼差吧。
結果藝媛迅速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好俗喔,才不要!」

晴天霹靂阿!我的天使居然露出了惡魔的尾巴了.....

「就叫“藝媛”就好了,我覺得這樣比較適合旼赫哥。」
鎰勳送來一盤蛋糕,順便建議道,對面的藝媛認同的點點頭,
「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對吧旼旼?」
向鎰勳道了謝後,我拉出笑容向著藝媛點點頭,「那麼就這樣囉,藝媛還有旼旼~」

感覺和藝媛又親近了許多,真棒。
但是我怎麼又感覺到,我和鎰勳之間,有什麼東西正在變化。
堵在心裡,怪不舒服的。

ElEvEnTh

不知不覺的,這已經是我和藝媛交往的第100天,
雖然是挺值得慶祝的,但我總感覺有點奇怪,
尤其是鎰勳。

「藝媛阿,我們的100天要怎麼慶祝?」剛結束樂團表演,末班的公車上,
藝媛想了想,突然瞪大眼睛靈光乍現的樣子,
「我親手做飯給你吃吧,怎麼樣?」

挑眉,我故意逗她道,「妳會做飯?那麼我可能需要準備胃藥囉~」
不意外的被瞪了一下,「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哼哼!!」
呵呵,真可愛。

不過,這段話怎麼這麼熟悉阿..

隔天,我還是在約定時間的前30分鐘就到了地點,自己一個人坐在石階上晃著腿,
“嘰~”一聲激烈的煞車聲傳來,我下意識的抬頭,
眼前一部黑色的轎車因為對向的車主蛇行,急踩煞車卻讓整部車產生了打滑。

「嗚..好痛苦..」一陣欲裂的疼痛向著我的頭襲來,真的好痛,
腦袋裡閃過無數個畫面,雨天.追逐的車輛.陡峭的山路.槍響.和....鎰勳?
痛的要昏過去了,來救我,鎰勳,鎰勳..
在快失去意識的時候聽到有人叫著我的名字,甚至已經是哭喊,
是鎰勳嗎..鎰勳..

「哥,我們這樣真的可以嗎?」面前的兩個拖著行李箱的人影,左邊的那個對另一個說著,
「恩,相信哥,為了我們的幸福,要撐下去。」對方這麼說道,
左邊的那個人點點頭,把行李放上車,坐進了副駕駛座裡面,另一個隨後進了駕駛座。

車疾駛而去。

畫面跳轉,黑色的天空下,是陡峭的山谷和追逐的車輛,
最前面的那台,是剛剛那兩人搭的那台白色車輛,
似乎是經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白色的烤漆染上了骯髒的灰色,也多了幾條括痕。

後方追逐的車從窗戶,四面八方的伸出了黑色的槍,


副駕駛座上的人抱著一隻米色的貓,閉著眼睛垂著頭,
駕駛座的人死咬著下嘴唇,緊緊的握著方向盤,腳沒有想要鬆掉油門的意思。

摸著貓的手暫停了,抬頭,「哥,我們,回去吧。」
沒有離開方向盤,只是原本一直留在額頭上的汗珠緩緩流了下來,「不可能。」
「事到如今到了這裡,我就不會停下。」

「可是我累了。」副駕的人這麼說道,語氣裡盡是無奈。

駕駛座的人不再接話,但速度完全沒有減慢,
因為下雨的關係,視線不佳,一個轉彎,子彈的走向偏了,不偏不倚的擊中了車子的後輪,
車子瞬間打滑,發出了不悅耳的聲音,同時間,車子也墜落山谷。

車子翻覆了幾圈,在溪邊的石頭上禁止不動,而裡面的人也沒了蹤影。

To Be Continued....

 

///

 

有耀開虐的氣勢了XDDD

大家都不留言我都快要哭哭了OAQ

 

創作者介紹

總攻大人與36位後宮的秘密花園w

小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